生造词能否入诗

1页/共2 1, 2  下一步

向下

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日 五月 20, 2012 11:02 am

沁园以前写过端午词。我有一生涩句:“莫道饮兰餐菊,应学忠蝉不食,。。”这里有“忠蝉”一词。原来想表述的意思是指蝉在端午应节而出永不缺席,且饮而不食表示其忠其悲。马教授评“蝉前一忠字不妥”,他讲解时的理由是“忠蝉”一词未见前人说过,属“生造词”。我当时曾出帖为自己辩护,认为以前人未说过就不能说的理由不好理解,但支持马教授的诗友占多数。哀蝉、凉蝉、新蝉、乱蝉、寒蝉。。。我都见过,真的唯独“忠蝉”还没见过,好不郁闷。
今天,周笃文老先生有句:“梵音到耳浓”。这里有“耳浓”一词。沁园有诗友认为“梵音”不能饰“耳浓”,史公认为“浓”是代表程度,是可以的。我个人也认为“浓”是形容词,是可以的,至于用得准不准是另一问题。但是,最近我拼命翻书一直找不到古人用“耳浓”“音浓”入诗,也讨教过资深诗词爱好者,他们也都说没印象读过有“耳浓”“音浓”入诗。
如果情况真如“耳浓”未曾入诗,那么:“耳浓”也是生造词。
那么:现在我的疑惑是“生造词”可以入诗否?请大家赐教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巩书 于 周日 五月 20, 2012 5:11 pm

杜诗有“紧脑雄姿迷所向”。黄仲则也用到“金眸窈注紧脑侧”。“紧脑”一词,黄算用杜的。黄不算生造,因为黄不是始作俑者。杜则生造了。但读其诗而不影响理解其诗意。生造还是让人接受的……
avatar
巩书

帖子数 : 288
注册日期 : 11-06-22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巩书 于 周日 五月 20, 2012 5:12 pm

附:
呀鶻行 
杜甫               
病鶻卑飛俗眼醜,每夜江邊宿襄柳。清秋落日已側身,過雁歸鴉錯廻首。緊腦雄姿迷所向,踈翮稀毛不可狀。強神迷復皂鵰前,俊材早在蒼鷹上。風濤颯颯寒山陰,熊羆欲蟄龍蛇深。念爾此時有一擲,失聲濺血非其心。 

題馬氏齋頭秋鷹圖
黄仲则           
秋高江館寒生稜,眼芒忽觸瑶光星。空塵動壁風旋榻,颯爽下擊要離精。金眸窈注緊腦側,下若萬騎相摩聲。凝神看定知是畫,是誰掃筆如霜硎。虛光四來指毛髮,殺氣迅走兼英靈。懸此可以了魑魅,詎有鳥雀來空庭。昔年作健臂而走,一揮飛破長天靑。仰天大笑纓索絶,毰毸斗大盤高城。沙黄日白杳不見,圍場散盡毛血腥。今見此畫如見生,頭角怪爾逾崢嶸。得霜則奮飽則颺,呼鷂作弟鸇爲兄。知君氣類極神俊,嗟彼雉兔何聊生。急將此圖卷髙閣,眼前萬物心和平。
avatar
巩书

帖子数 : 288
注册日期 : 11-06-22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日 五月 20, 2012 5:37 pm

巩书 写道:: 杜诗有“紧脑雄姿迷所向”。黄仲则也用到“金眸窈注紧脑侧”。“紧脑”一词,黄算用杜的。黄不算生造,因为黄不是始作俑者。杜则生造了。但读其诗而不影响理解其诗意。生造还是让人接受的……
有说服力!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12:48 am

周老这句并非“入—耳浓”,而是“入耳—浓”。就象石少诗“九野愁”,“野愁”当然生造,但“九野”却成词,而“愁”是修饰“九野”的,所以无毛病。“入耳浓”也一样,“入耳”成词,意为悦耳、好听,“浓”是修饰“入耳”的,表示悦耳的程度,相当于“很为悦耳”或“非常好听”。所以,不存在“耳浓”生造的问题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1:00 am

史公 写道::周老这句并非“入—耳浓”,而是“入耳—浓”。就象石少诗“九野愁”,“野愁”当然生造,但“九野”却成词,而“愁”是修饰“九野”的,所以无毛病。“入耳浓”也一样,“入耳”成词,意为悦耳、好听,“浓”是修饰“入耳”的,表示悦耳的程度,相当于“很为悦耳”或“非常好听”。所以,不存在“耳浓”生造的问题。
"入耳浓"也未见前人入诗入词。即"入耳浓"据马教授的理论应为"生造词"。其实未见有前人写过"音浓"。"音清""音浊""音彻"不少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1:30 am

“入耳”是词,“入耳浓”就是句了。只要句无语病,前人未有也不足奇,这跟生造词是两码事。就象“九野愁”三字前人如未写过也不为怪。但写成十野愁,十野就是生造词了。区别就在这里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9:07 am

史公 写道::“入耳”是词,“入耳浓”就是句了。只要句无语病,前人未有也不足奇,这跟生造词是两码事。就象“九野愁”三字前人如未写过也不为怪。但写成十野愁,十野就是生造词了。区别就在这里。
史公说的是,"到耳浓"不是词。
但也不是史公说的句,应是词組吧。因未见这词组入诗入词,不知是否可称"生造词组"?"生造词組"不知会不会比"生造词"更严重些?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10:10 am

如此说来,“屋漏途穷九野愁”未见古人用过,就是生造句了?那岂非更更严重了?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也再说忠蝉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12:04 pm

马老师对词偶有错判,如这次判“尊行”不成词是为误判,但“忠蝉”一词却是生造无疑。我们能否自创词语来使用,每个人在中学时代就可能有这个问题了,而且都会问如果没有创造,词汇怎么能不断丰富?这个问题普遍的答案首先是否定的。如果肯定,说不定哪个学生作文中写“海里忠鱼在屈泳”,你可创忠蝉,我就不能创忠鱼?鱼弯曲游泳,就不能叫屈泳?大家都自创,老师不能改,文学就要改变方式了。当然,不创造怎么能不断丰富词汇这个问题也是存在的,但创造丰富有其固有形成的路径,一是名篇名句普遍被引用了,或缩减字数成词或取意成词而大家普遍使用,二是当时大家公认超级大师偶用自创新词,大家欣赏并接受,慢慢成词。当然你肯定会问难道他们能创我就不能创?这个问题连余秋雨老师都郁闷,他的自创词都会受到攻击。所以,以普遍的观念,吾辈不造为宜。当然你如果一定要造,且所造大家都接受,成千古词汇,那是你的造化了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12:05 pm

史公 写道::如此说来,“屋漏途穷九野愁”未见古人用过,就是生造句了?那岂非更更严重了?
请大家议议。生造词组好还是生造句好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12:56 pm

石少 写道::
史公 写道::如此说来,“屋漏途穷九野愁”未见古人用过,就是生造句了?那岂非更更严重了?
请大家议议。生造词组好还是生造句好。

我说的意思是不能用古人没用过“入耳浓”三字就扩大为生造,只要“入耳”两字不是生造那么“入耳浓”就不能是生造。“寒蝉不食”你接受吧?好象前人诗词也未用过,算生造吧?如果是,那全世界此类生造多得去了。不过要讨论这“入耳浓”的问题,可以换个角度,就是这个“浓”字搭配“入耳”一词是否有语法上的问题,如无,则无不可,如有,则说理由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王冷峻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1:12 pm

史公和石少都說得有道理,我覺“詞彙”一般不可生造,它有歷史的發展過程,而“字”與“字‘的配搭卻可常新。。只要語法意思合理就可以。
入耳濃這句史公說換一角度來說是對的。。 Very Happy

王冷峻

帖子数 : 1023
注册日期 : 10-07-3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一 五月 21, 2012 2:33 pm

“到耳浓”语法没问题,就如“忠蝉”的语法没问题。语法没问题不能证明是否生造。“到耳浓”(原句非“入耳浓”,意思大体一样),是否“生造词组”我觉得得请马教授号号脉。Very Happy

如是,可能“忠鱼屈泳”就可以成句了。如不是,前人贤者千千万,郁闷为何没人写?Sad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三 五月 30, 2012 12:37 am

今日有诗友发来信息问:石少说“忠禅”一词语法没问题,果是如此吗?我说,石少乃中文学世家,他说没问题应该没问题。他问我个人之见如何?我说我个人认为起码不能确定。大家知道,语法包括词法和句法,词法就是确定词的构成、变化和分类的规律。“忠禅”是一个偏正的关系,“忠”修饰“禅”,修饰与被修饰之间应有明确的合理的逻辑关系,才合语法。那么,禅为什么忠呢?石少谓因其不食,那么不食就是忠吗?有其必然逻辑关系吗?有可引证的依据吗?我个人认为,答案是否定的,起码是不能确定的。当然,相信石少君一定会给我们一些更能说明问题的常识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三 五月 30, 2012 1:33 am

史公 写道::今日有诗友发来信息问:石少说“忠禅”一词语法没问题,果是如此吗?我说,石少乃中文学世家,他说没问题应该没问题。他问我个人之见如何?我说我个人认为起码不能确定。大家知道,语法包括词法和句法,词法就是确定词的构成、变化和分类的规律。“忠禅”是一个偏正的关系,“忠”修饰“禅”,修饰与被修饰之间应有明确的合理的逻辑关系,才合语法。那么,禅为什么忠呢?石少谓因其不食,那么不食就是忠吗?有其必然逻辑关系吗?有可引证的依据吗?我个人认为,答案是否定的,起码是不能确定的。当然,相信石少君一定会给我们一些更能说明问题的常识。

“不食”不能全谓之忠。应节而出,忠也!--此乃石少个见。“忠”,形容词。“禅”,名词。此就是语法常识,要是谁认为语法有问题,请指出。----石少认为,“忠禅”一词,横空出世,乃石少之荣光!!!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三 五月 30, 2012 8:00 am

石少 写道::
史公 写道::今日有诗友发来信息问:石少说“忠禅”一词语法没问题,果是如此吗?我说,石少乃中文学世家,他说没问题应该没问题。他问我个人之见如何?我说我个人认为起码不能确定。大家知道,语法包括词法和句法,词法就是确定词的构成、变化和分类的规律。“忠禅”是一个偏正的关系,“忠”修饰“禅”,修饰与被修饰之间应有明确的合理的逻辑关系,才合语法。那么,禅为什么忠呢?石少谓因其不食,那么不食就是忠吗?有其必然逻辑关系吗?有可引证的依据吗?我个人认为,答案是否定的,起码是不能确定的。当然,相信石少君一定会给我们一些更能说明问题的常识。

“不食”不能全谓之忠。应节而出,忠也!--此乃石少个见。“忠”,形容词。“禅”,名词。此就是语法常识,要是谁认为语法有问题,请指出。----石少认为,“忠禅”一词,横空出世,乃石少之荣光!!!

一个形容词和一个名词组合就一定合语法吗?这个定理也是你发明的?应节而出就谓忠吗?两者有逻辑关系吗?有历史依据吗?有文学出处吗?葫芦瓜也是应节而出,可称忠瓜吗?把这些关系说清楚了才能判定是失误还是光荣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三 五月 30, 2012 9:12 am

史公 写道::
石少 写道::
史公 写道::今日有诗友发来信息问:石少说“忠禅”一词语法没问题,果是如此吗?我说,石少乃中文学世家,他说没问题应该没问题。他问我个人之见如何?我说我个人认为起码不能确定。大家知道,语法包括词法和句法,词法就是确定词的构成、变化和分类的规律。“忠禅”是一个偏正的关系,“忠”修饰“禅”,修饰与被修饰之间应有明确的合理的逻辑关系,才合语法。那么,禅为什么忠呢?石少谓因其不食,那么不食就是忠吗?有其必然逻辑关系吗?有可引证的依据吗?我个人认为,答案是否定的,起码是不能确定的。当然,相信石少君一定会给我们一些更能说明问题的常识。

“不食”不能全谓之忠。应节而出,忠也!--此乃石少个见。“忠”,形容词。“禅”,名词。此就是语法常识,要是谁认为语法有问题,请指出。----石少认为,“忠禅”一词,横空出世,乃石少之荣光!!!

一个形容词和一个名词组合就一定合语法吗?这个定理也是你发明的?应节而出就谓忠吗?两者有逻辑关系吗?有历史依据吗?有文学出处吗?葫芦瓜也是应节而出,可称忠瓜吗?把这些关系说清楚了才能判定是失误还是光荣。

应节而出,忠也!----石少个人感概而已。他人可以不接受,不接受才认为是“生造词”。当有一天有人接受了,这“发明权”就归石少了。石少还有点得意呢。Very Happy

忠禅,语法就是没问题,无论争到哪,与谁争。还是没问题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要佩服人家的想象力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三 五月 30, 2012 2:34 pm

请问史公,如果这只蝉会跳"忠字舞",叫"忠蝉"会有错吗?
avatar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三 五月 30, 2012 5:05 pm

一个形容词和一个名词组合就一定合语法吗?这个定理也是你发明的?应节而出就谓忠吗?两者有逻辑关系吗?有历史依据吗?有文学出处吗?葫芦瓜也是应节而出,可称忠瓜吗?把这些关系说清楚了才能判定是失误还是光荣。[/quote]

应节而出,忠也!----石少个人感概而已。他人可以不接受,不接受才认为是“生造词”。当有一天有人接受了,这“发明权”就归石少了。石少还有点得意呢。Very Happy

忠禅,语法就是没问题,无论争到哪,与谁争。还是没问题。[/quote]

你的词是写给一百年后的人接受的,成森君的诗是要写给一百年后的人读的,都很有胆略!如果你不接受史公、六两君、清宇君、冷峻兄们的意见这倒不奇怪,起码斟酌一下马教授的说法吧?马教授的不听,可问问其他教授呀(你不是认识很多教授吗?如有支持的,在沁园晒晒)!不问他们,可查查《辞海》、《辞源》、《汉语大词典》等工具书,看忠字作何解?作形容词时修饰些什么?能不能找出“忠”与“应节而出”的蛛丝马迹?他们的逻辑关系在那里?相信以石少之功力,如能心气平和,不难下结论吧?如果你觉得这些都不肖,你硬说没问题,大家却看不懂。你个人这么一感慨就蹦出个新词来,那你完全可以出一部《石少词海》,十万生词半年可就,岂不美哉?

以下用大师与伟人的话与你共勉之:不生造除自己之外,谁也不懂的形容词之类(鲁迅)

我们生造的东西太多,总之“谁也不懂”(老毛)
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四 五月 31, 2012 4:24 pm

“忠蝉”就算是因为前无古人写过沦为“生造词”,作者认为用得准确就可,解释权归作者。

“到耳浓”一样因前无古人写过属“生造词组”,史公却给以高高的评价,“梵音”出律,史公却认为要待根本不可能来解释的周泰斗以后来解释,人来不了可写信问嘛。还是请史公问问自己平心静气没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谁给“到耳浓”高高的评价了?我跟他没完~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四 五月 31, 2012 10:31 pm



依我看,太阳是最忠的,不但不食、应节而出,还给人类带来光明和温暖。所以“忠日”一词无可厚非。而关公经常喝酒食肉,后人却誉之为“忠义”,其谬大矣!

avatar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“忠蝉”是如何“出世”的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五 六月 01, 2012 10:55 am



说说“忠蝉”出世的“依据”。
写诗的形象思维----
写蝉高清洁者多,写蝉忠者石少可能头一个,故忠蝉为生造词。争论由此而来。
前人写蝉高清洁,乃形象思维。骆宾王有几句写蝉的话:“故洁其身也,禀君子达人之高行;蜕其皮也,有仙都羽化之灵姿。候时而来,顺阴阳之数;应节为变,审藏用之机。有目撕开,不以道昏而昧其视;。。。饮高秋之坠露,清畏人知”这里是一句写蝉的形象,一句说明意义。像这里把写蝉的形象和意义的话合在一起,是另一种表达形象思维的写法。
故:石少引骆宾王“应节为变,审藏用之机。。。饮高秋之坠露,清畏人知”,“制造”出“忠蝉不食”一词,石少认为就是这种形象思维的写法。

欧阳修说过:“诗家虽率意,而造语亦难。若意新语工,得前人所未道者,斯为善也”。此话虽不是鼓励人们用生造词,但是我们在写作的过程中需要用形象思维来表述我们的情感时,在自感“意新语工”时用之,我认为也是“善也!”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越看越晕

帖子  六两 于 周五 六月 01, 2012 7:04 pm

说了半天,还是看不清"蝉"和"忠"有什么瓜葛。没必要费口水了,留给一千年后的人看吧。
avatar
六两

帖子数 : 233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生造词能否入诗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五 六月 01, 2012 9:27 pm

六两 写道::说了半天,还是看不清"蝉"和"忠"有什么瓜葛。没必要费口水了,留给一千年后的人看吧。

意料之中。无争论的你尚看不懂,何况正在争论中的问题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1页/共2 1, 2  下一步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