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山玉题四。

3页/共3 上一页  1, 2, 3

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四 五月 17, 2012 2:15 pm

复冷峻、巩书君:三尾仄的确是“轻微”的诗病,但也是病。

王维是初唐诗人,那时不讲究诗病,故在王维的诗句中我们今天可以发现好多"病句”,这是正常的。君可再查查资料证实这说法对否。

盛唐后律诗在奇数句三尾仄已很少见,除非诗人认为无可代替。宋之后就很难见了。三尾仄在律诗的偶数句相信大家都没见过。这次泰斗的“胆尽丧”不但出韵,还不小心就创了这先例。

今后我们对多音字犹要小心。

不当处,请指正!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王冷峻 于 周四 五月 17, 2012 2:35 pm

石少 写道::复冷峻、巩书君:三尾仄的确是“轻微”的诗病,但也是病。

王维是初唐诗人,那时不讲究诗病,故在王维的诗句中我们今天可以发现好多"病句”,这是正常的。君可再查查资料证实这说法对否。

盛唐后律诗在奇数句三尾仄已很少见,除非诗人认为无可代替。宋之后就很难见了。三尾仄在律诗的偶数句相信大家都没见过。这次泰斗的“胆尽丧”不但出韵,还不小心就创了这先例。

今后我们对多音字犹要小心。

不当处,请指正!
王維的畫,和唐寅的畫一樣,的確不敢恭維。。唐寅的詩也寫得不好。。而清朝的紀曉嵐的機巧聯也很一般和平庸。

王冷峻

帖子数 : 1023
注册日期 : 10-07-3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巩书 于 周四 五月 17, 2012 3:09 pm

王冷峻 写道::
石少 写道::复冷峻、巩书君:三尾仄的确是“轻微”的诗病,但也是病。

王维是初唐诗人,那时不讲究诗病,故在王维的诗句中我们今天可以发现好多"病句”,这是正常的。君可再查查资料证实这说法对否。

盛唐后律诗在奇数句三尾仄已很少见,除非诗人认为无可代替。宋之后就很难见了。三尾仄在律诗的偶数句相信大家都没见过。这次泰斗的“胆尽丧”不但出韵,还不小心就创了这先例。

今后我们对多音字犹要小心。

不当处,请指正!
王維的畫,和唐寅的畫一樣,的確不敢恭維。。唐寅的詩也寫得不好。。而清朝的紀曉嵐的機巧聯也很一般和平庸。

纪晓岚的评诗还是可以的,在《瀛奎律髓》中的就让晚辈打开眼界了。唐寅诗虽平庸,但电视电影吃香。杜甫诗虽好,但还是在“涂鸦”中,上不了影视……
avatar
巩书

帖子数 : 288
注册日期 : 11-06-22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巩书 于 周四 五月 17, 2012 3:18 pm

杜甫 的
送远

带甲满天地,胡为君远行。亲朋尽一哭,鞍马去孤城。
草木岁月晚,关河霜雪清。别离已昨日,因见古人情。



泊岳阳城下
江国逾千里,山城仅百层。岸风翻夕浪,舟雪洒寒灯。
留滞才难尽,艰危气益增。图南未可料,变化有鲲鹏。


由巩书于周四 五月 17, 2012 3:28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,总共编辑了1次
avatar
巩书

帖子数 : 288
注册日期 : 11-06-22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巩书 于 周四 五月 17, 2012 3:24 pm

苏轼

倦夜

倦枕厌长夜,小窗终未明。 孤村一犬吠,残月几人行。

衰鬓久已白,旅怀空自清。 荒园有络纬,虚织竟何成。

陈与义

道中寒食

斗粟淹吾驾,浮云笑此生。 有酒酬岁月,无梦到功名。

客里逢归雁,愁边有乱莺。 杨花不解事,更作倚风轻。
avatar
巩书

帖子数 : 288
注册日期 : 11-06-22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巩书 于 周四 五月 17, 2012 3:27 pm

所举诗皆选自高步瀛《唐宋诗举要》。手头就这本书,顺手拿来检索下……
avatar
巩书

帖子数 : 288
注册日期 : 11-06-22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三水高人 于 周四 五月 17, 2012 3:43 pm

: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石少


由三水高人于周四 五月 24, 2012 6:39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,总共编辑了1次

三水高人

帖子数 : 54
注册日期 : 11-02-2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王冷峻 于 周四 五月 17, 2012 5:22 pm

鞏書所舉杜甫,蘇東坡,陳與義的詩,讀而相當欣賞的,這到現在都一千多年了,還是相當明了的。不象現代人的詩,不知所謂。這可能是由於現代詩詩病的原因,一個字,詞,不能正確表達所致。 Very Happy

王冷峻

帖子数 : 1023
注册日期 : 10-07-3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四 五月 17, 2012 6:20 pm

三水高人 写道:::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石少 今天9:05 am

.请诸友推敲:

“迓画客”---迓为仄。故三尾仄. 石少 今天9:05 am

.古人学诗,主要有“兴、道、讽、诵、言、语”六种训练,三仄尾不能说“病”那么严重,但判断其有没有不妥之处,我认为多从音律和弦诵考虑……

三尾仄是否可称"病",看来各有各的看法.但为"瑕"应该没争论.

现引明朝王世懋的观点供我们参考---

诗有古人所不忌,而今人以为病者。摘瑕者因而酷病之,将并古人无所容,非也。然今古宽严不同,作诗者既知是瑕,不妨并去.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2:27 am

既然诗界中有争论,就不能称瑕,瑕,就是毛病,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毛病,就不用争论了。宋后律诗(尤其五律)三仄尾还是多有所见。唐人(不管初唐还是晚唐)并不绝对避“三仄尾”的。到了清代,虽对律诗格律要求严,但认为“平平仄仄仄”是拗律句,如清代董文涣《声调四谱》中便说:“唯上句三字拗仄为‘平平仄仄仄’句,乃正拗律而非借古句者。首二连平亦无夹平之病。”把三仄尾列为拗句而已。但一般格律专著主张初学者尽量勿用,原因是如果上句拗成仄平仄仄仄,则下句当用‘平仄仄平平’以拗救之。如祖咏“楚山不可极,归路但萧条”。这里比较复杂,故建议初学者慎用而已。


由史公于周五 五月 18, 2012 3:16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,总共编辑了1次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3:06 am

巩书 写道::
石少 写道::
面朝大海 写道::梵音到耳浓,改为"梵音盈耳浓",似乎更妥一点。

“梵音”之“梵”为仄,故此句犯孤平。面朝大海君改“到”为“盈”,我认为是四两拨千斤之功。学习!

中。一直以为梵字有平仄两读,经石少公一点,再查证下,原来平读时只能作“草木茂盛”解。

梵字确有个别格律书注明可以平仄两读。唐诗基本上用作仄音,但也有个别用作平音。是否可用于普遍的情况,我自己没把握,待以后有机会请教周老先生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10:44 am

[quote="史公"]既然诗界中有争论,就不能称瑕,瑕,就是毛病,如果大家都认为是毛病,就不用争论了。宋后律诗(尤其五律)三仄尾还是多有所见。唐人(不管初唐还是晚唐)并不绝对避“三仄尾”的。到了清代,虽对律诗格律要求严,但认为“平平仄仄仄”是拗律句,如清代董文涣《声调四谱》中便说:“唯上句三字拗仄为‘平平仄仄仄’句,乃正拗律而非借古句者。首二连平亦无夹平之病。”把三仄尾列为拗句而已。但一般格律专著主张初学者尽量勿用,原因是如果上句拗成仄平仄仄仄,则下句当用‘平仄仄平平’以拗救之。如祖咏“楚山不可极,归路但萧条”。这里比较复杂,故建议初学者慎用而已。


我不完全同意史公的看法:

如果三尾仄既不称"瑕"也不用争论,就是特句了,如平平仄平仄,结论显然不是。在泰斗大作中,就算"山灵迓画客"为拗句,却未见下句有救。
根据我对泰斗有许多出韵出律的诗及词(词有更多的出韵例)判断,泰斗写作时根据他自己的口音判断而事后又没复查的可能性较大。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11:27 am

[quote="石少"]

我不完全同意史公的看法:

如果三尾仄既不称"瑕"也不用争论,就是特句了,如平平仄平仄,结论显然不是。在泰斗大作中,就算"山灵迓画客"为拗句,却未见下句有救。
根据我对泰斗有许多出韵出律的诗及词(词有更多的出韵例)判断,泰斗写作时根据他自己的口音判断而事后又没复查的可能性较大。[/quote
]

有争论的东西就不一定是瑕,可能是,也可能不是,这是客观的。在格律诗中,任何拗式都有争论,但总有人在使用。就象拗句林会长说是瑕,你说不是一样,只能是见仁见智。我上述举的董文焕,是清代著名的诗词理论家和批评家,他就认为在出句:平平仄仄仄中,对句用(通)仄仄平平即可。由此说周的诗是合此形式的。当然各家有不同的看法,故有争论。站在我们的角度,固然可以接受某一家,但还无法绝对否定另一家。依我个人之见,三仄尾既然古来已有,历代皆有,名家偶有,就应该允许它的存在。当然,这也是一己之见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小道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11:56 am

“梵”字,在中华新韵和平水韵里均属仄音,不可平读,但在更早以前的广韵里则属平音,现在有些方言也是念平音的,海丰话似乎是念平音“凡”(我不敢十分肯定),粤语似乎也是念“凡”(看电视里说“梵蒂冈”,发音就是“凡”,而不是“犯”、“饭”之类的仄音),周老师是湖南人,估计在他的乡音里,“梵”也是念“凡”的。
周老师对诗词的格律要求,应该是相当宽松的,“忘韵,诗之适也”。

小道

帖子数 : 16
注册日期 : 10-07-12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12:30 pm

小道 写道::“梵”字,在中华新韵和平水韵里均属仄音,不可平读,但在更早以前的广韵里则属平音,现在有些方言也是念平音的,海丰话似乎是念平音“凡”(我不敢十分肯定),粤语似乎也是念“凡”(看电视里说“梵蒂冈”,发音就是“凡”,而不是“犯”、“饭”之类的仄音),周老师是湖南人,估计在他的乡音里,“梵”也是念“凡”的。
周老师对诗词的格律要求,应该是相当宽松的,“忘韵,诗之适也”。

海丰话是读平音。小道之说或许有一定道理。但唐诗也有个别将此字平用的,如灵一就有五律中曰:彼土诸梵众,嗟君扬道风。但此用法可否推及他诗,吾亦不得而知也。故以后要请教周老师本人,看他怎么说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小道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12:42 pm

史公 写道::
小道 写道::“梵”字,在中华新韵和平水韵里均属仄音,不可平读,但在更早以前的广韵里则属平音,现在有些方言也是念平音的,海丰话似乎是念平音“凡”(我不敢十分肯定),粤语似乎也是念“凡”(看电视里说“梵蒂冈”,发音就是“凡”,而不是“犯”、“饭”之类的仄音),周老师是湖南人,估计在他的乡音里,“梵”也是念“凡”的。
周老师对诗词的格律要求,应该是相当宽松的,“忘韵,诗之适也”。

海丰话是读平音。小道之说或许有一定道理。但唐诗也有个别将此字平用的,如灵一就有五律中曰:彼土诸梵众,嗟君扬道风。但此用法可否推及他诗,吾亦不得而知也。故以后要请教周老师本人,看他怎么说。

谢史公回复!



“彼土诸梵众,嗟君扬道风”的“梵”此处似乎还是仄音,用“扬”救了。

小道

帖子数 : 16
注册日期 : 10-07-12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1:05 pm

彼土诸梵众,嗟君扬道风”的“梵”此处似乎还是仄音,用“扬”救了。[/size][/quote]

当然,只能说有两种可能性,一种如唐韵注音读如“帆”那样,唐人也有些把它当平音;一种如你所说虽平而用仄却下句拗救。不过,既然平水韵和中华新韵都注为仄音,就有可能存在周老以乡音入诗情况,如此则只有以后请周老来解释了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石少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1:13 pm

史公 写道::彼土诸梵众,嗟君扬道风”的“梵”此处似乎还是仄音,用“扬”救了。[/size]


当然,只能说有两种可能性,一种如唐韵注音读如“帆”那样,唐人也有些把它当平音;一种如你所说虽平而用仄却下句拗救。不过,既然平水韵和中华新韵都注为仄音,就有可能存在周老以乡音入诗情况,如此则只有以后请周老来解释了。[/quote]

学术不宜护短Very Happy

石少

帖子数 : 520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史公 于 周五 五月 18, 2012 1:38 pm

石少 写道::



学术不宜护短Very Happy

同意!既不护短,也不妄判。冷静、客观、全面是学术讨论的宗旨。

史公

帖子数 : 394
注册日期 : 10-07-11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他山玉题四。

帖子  面朝大海 于 周二 五月 22, 2012 2:25 am

石少 写道::
面朝大海 写道::梵音到耳浓,改为"梵音盈耳浓",似乎更妥一点。

“梵音”之“梵”为仄,故此句犯孤平。面朝大海君改“到”为“盈”,我认为是四两拨千斤之功。学习!

石少君客气了,“四两拨千斤”实在不敢当!不得不说的是,“梵”字的欺骗性太大,很多方言的发音就是平音,难怪周老在这里栽跟斗。

面朝大海

帖子数 : 5
注册日期 : 11-05-25

返回页首 向下

3页/共3 上一页  1, 2, 3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